2006/05/1908:0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很好聽的名字叫『珍珠』它却是個颱風,外頭沒有太大的風雨,但整夜未眠的躭心,內心的翻騰來得比外在風雨,更過之而不及,是一個執事者的責任心,還是隨風起舞,身心的不安,執取於色相之中的使命感。試問:自己為什麽要讓外在,决定我內在的想法?同時;為什麽老是讓外境的表相,來决定自已的行為?是承擔過頭而成了負擔???

上課提醒同學『諸惡莫作』,理解上是不以小惡而行,謹慎中小心,不讓小惡累積多了,染雜的心垢,增添了一份迷失,喪失真實心::::不是嗎?『自淨其意』不也就在,常常的淨化自己內在(意識),一念起時,明白的知道,好的可以做,就去做。不可做的,就不要妄想,不要去做........

學佛之人,人人雖然努力上增進之中,沒有上上根器要在此生中,完成人生中的使命,似乎要全力以付,否則......人生不以修行為使命,那麼追求什麽?別忘了要贏取生命的永恆,一切生靈、眾生從無始來,於生死海中出頭沈沒,未知覺醒,生不知來處,死不知去所,為業所牽,絲毫不能做主。

內心的黑暗,人我是非造就心垢的遍布,埋沒了真心、真實本性,讓永恆的生命不自覺的流轉著、流轉著向苦海深淵,出期難定!!透過思考,透過反省,透過懺悔,恢復被埋沒的本性,努力一番,拚命一博,也許追到的是『山窮水盡疑無路』的迷茫,說不定是『柳暗花明又一村』呈現在前,所以生命的原貌,生命底的共相,不就如此『不經一番寒澈骨,那争得梅花撲鼻香』。

『事如春夢了無痕』!忙了又忙,累了又累,苦了又苦,如同解冤咒:解結解結解冤結,解了多生冤和業,洗心滌濾發虔誠,今對佛前求解結,藥師佛、藥師佛,消災延壽藥師佛,隨心滿願藥師佛......懺了這一回,念了這一次,唱了這一首會在一天播放了幾次,也可能好久播放一次,說不定是一直播放著,不管如何?懺了也好,念了也好,唱了也好,只要是有根塵相對,產生記錄,完成了錄影錄音的工作,成了來生來世的檔案資料,儲存八識田中。

之所以如此;正確的使命感、責任心,正確的思考、正確的目標,能不心安理得?理得心安?因正果圓啊!因不真,果遭迂曲,正邪之路徑,了了分明,沒有神秘可言!唯有組合自已的正思惟行事吧!


拙尼 於2006
51 孤靜室

東方淨苑 049-2724023 南投縣國姓鄉大旗村旗洞巷21-1號
福臨寺 / 台中假日佛學院 04-22297881 台中市復興路三段307號